note_thailand_8_1

再見阿卡

自本院開始關懷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工作以來,至今已經 10 年了。在這期間,多批的院內同工先後前往該地區,關心和體驗泰北阿卡部落的生活及分享他們那種樂天知命的人生觀。事實上可以說:「施比受更有福」,因為我們所得到的遠比付出的還要多更多。本人第一次參加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和這一次相差已經十年。這不是很短的歲月,因此在時空的轉變下,泰北的各種變化也是可以預期的。

note_thailand_8_2文化資產和價值觀的保存

十年一覺泰北夢。十年前醫療短宣工作的那種艱苦和困難的環境,依舊停留在我的腦海中。但是這一次的泰北阿卡短宣,最令我驚訝的是,以前沒水、沒電的部落,現在的馬路上高聳著電線桿;不變的高架式茅草屋外,有著引自高處水源的水管。還有不少屋外架著電視天線,屋內放著可看到彩色畫面及可收訊多家播放頻道的電視機;屋外停放著日本品牌的輕型機車;有冰箱,但較不普遍。在有些比較偏遠的地區,泰國政府也提供太陽能發電系統,給當地住民做為蓄電池儲電之用。

相較十年前那種沒水、沒電的情境已經改善不少,部落內已經可見不少現代社會文明的產物。惟交通仍然相當不便利;特別是在雨季,許多的山路可真是行不得也。在現代文明的衝擊下,如何保存僅有的文化資產及生活價值觀,是當地住民遲早要面對的議題。

泰國政府揮別過去十年來的金融風暴,現在顯然已經很明顯的開始注意到這一群居住在偏遠地區的部落住民;雖然他們多數均無泰國國籍。另一方面,可能也因為有國際政治力的介入,迫使原本落腳在此地之鴉片毒梟──坤沙,流亡到緬甸,在情勢變比較單純後,泰國政府也積極鞏固疆土,收攬民心;因此投入在此的資源變多了,包括:教育、農業轉作、輔導就業……等。

可以預期的是,日後外國團體要到阿卡部落從事醫療服務的工作時,恐怕都會受到當地政府的約束與管理。由於當地的情況已經不比往昔,因此醫療服務的合法性絕對是以後要正視的問題。

特殊氣候與過度勞力的疾病

一般說來,由於泰北山區的日夜溫差相當大,工作又多屬勞動性質;在該地翻山越嶺的日常生活模式下,最常見的疾病不外乎是肌肉骨骼和關節疾病、呼吸道疾病。也因為該地依舊維持傳統的飲食習性 (如生食肉類),缺乏公共衛生的概念,使得腸胃道疾病也很多;尤其是寄生蟲感染相當普遍。但這必須靠整體的公共衛生來改善,「打蟲」只是治標而已。落實該地的公共衛生教育,才是最有效改善醫療環境的方法;如改變飲食習性、提供疫苗注射、改善飲水系統以及教導婦幼衛生……等。以上都有賴當地政府的全力支援。在 50-60 年代生活過的台灣人民,或許還記得當時因為醫療尚未普及,有一種類似行動醫療照顧的「寄放藥包」服務產業。由生意人將一些常用的簡單藥品或藥膏,整袋放在每一個家庭;然後業務員按月到每個家庭取檢視藥品的使用情形,以做為收費及更換藥品的工作。

這種概念及作為,在阿卡這醫療缺乏的地區,不失為可行的辦法。再且可以考慮以每個教會為簡易醫療站,將類似台灣這種「寄放藥包」模式,寄放在教會。藥品的補充、更換,可由牧師、傳道師或專人負責;當然負責此項工作的人,對藥品使用的訓練是必要的。至於疾病較嚴重的病人,若已取得泰國國籍者,就可以協助送往清萊的公家醫院(每次費用只要 30 泰銖)。無國籍的阿卡住民則可轉往到清萊的基督教醫院,所需的醫療費用可由阿卡發展基金來支付或補助。由於泰國此時的醫療環境,已非可與當年馬偕博士在北台灣醫療傳道相比;醫療行為的合法性必須受到重視。現在的阿卡部落並不像泰緬、泰寮邊境的難民營,因此尋求當地醫療機構,尤其是清萊地區基督教醫院的支援與合作,是必須積極進行的事工。可喜的是該院的院長在我們前往拜訪時,也釋出相當的誠意與合作態度。

教會成長質與量的思考note_thailand_8_3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積極投入泰北的醫療短宣及長時期的傳道事工,已經不是該區的創始者;早在之前,已有更多的宗教團體如其他基督教派、天主教、佛教,甚至一貫道均進駐該地區,使得該地區的宗教團體已趨飽和。此外,許多的官方機構如世界衛生組織,非政府組織之醫療團 (NGO),在該地亦工作多年。彼此間皆有默契,各自做屬於自己區域的援助計畫;雖有合作性但競爭亦難免。因此,未來的醫療傳道事工是必須選擇考慮重質而非重量;亦即不要過度強調以建立教會的數目作為工作目標。由於阿卡部落住民具有很高的流動性,以往的鴉片產業已不復見,年輕的住民紛紛移往都會區,該地原始的社會型態面臨極大挑戰;或許將來會有某個部落因此消失亦不足為奇。目前山上的教會結構簡陋也缺乏永久性的經營概念,它的功能就如同高山上的一個避難所。如果長老教會想在該地永續經營,就必須考慮選擇幾個重點教會,並在軟、硬體上強化其功能。當然,本土化的傳道師、牧師、其他神職人員以及具有策劃管理能力行政人員的培訓也很重要;所幸清盛(近清萊)金三角阿卡宣教中心成立,將有助於上述人員的培植、教育及訓練。

結語

再度邂逅泰北阿卡部落,已經是事隔十年後的事了。雖然心中仍有無數的感觸,最重要的是看到阿卡部落的未來發展。寄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阿卡發展基金成立後,能積極與當地的基督教教會與清萊基督教醫院合作有關醫療傳道的事工。

另外能積極早日規劃及完成清盛金三角阿卡宣教中心,讓它可以成為泰北阿卡部落宣教的運籌中心。在這樣整體的運作下,可以預期未來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傳道,將會有另一番不同的面貌。目前最可喜的是看到來自四面八方主內的弟兄姐妹,在主的見證下不斷的付出各種關懷行動,各式各樣的資源不斷湧入泰北阿卡部落。就如同經節上彼得前書第四章第十節所說「個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做 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本人相信,有一天阿卡部落將如同舊約出埃及記第三章第八節的經節上所說,「上帝將再度應允和帶領阿卡部落,成為美好、寬潤,流奶與蜜之地。」

願 主保守及祝福這一群曾經被遺忘的上帝子民。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