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里巴斯斐濟

【 感謝 】

回首18天的南太平洋醫療行動,心中只有感謝,感謝黃院長的帶領、怡吟主任的照顧以及桂雲的陪伴;當然最重要的是要對平日手執紙筆肩不挑重物,到外地卻成了「搬運工」的醫師們致上最高的敬意;還有謝謝專業藥師兼攝影師希正,為此行做了完整的寫真記錄,最後感謝老公的支持與鼓勵。

【 緣起 】

看過「愛呆西非連加恩」嗎?一位到非洲法吉納當替代役的準醫師。電視上也常常可見臺灣同胞在海外進行醫療援助的新聞,對我而言這些都是遙不可及,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去做的事,直到接到杜副主任的電話~~~生活開始起了一點小小的漣漪,我問自己真的可以「拋夫棄子」半個月嗎?直到拖著行李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才發現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 終於到了 】

換了三班飛機,經過一天一夜,終於到了!飛機抵達吉里巴斯機場時,映入眼廉的是一大群站在柵欄外,專程來看飛機的小孩,接下來頂著炙熱的太陽,拖著隨身行李走向「入境大廳」,你能想像嗎?一個木造、沒有冷氣、沒有安檢 X 光,必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打開行李,任由安檢人員探索行李箱內秘密的機場!空氣中充滿濃濃的體味夾雜著汗水及怪怪的香水味,擁擠吵雜的人群中,有著聽不太懂的英文、完全莫宰羊的方言以及只有我們聽的懂的國台語。

抵達吉國中央醫院後,由國合會陳團長協調並進行工作的分派,我的任務當然就是進入手術室了解單位設備器材及可用資源,這一週是我擔任手術室護士以來最緊張刺激的時光!行前所接受到的訊息是黃院長要至斐濟醫院進行手術示範教學,在吉國僅會進行簡單的局部手術,所以從國內僅備了簡單的縫合器械,沒想到慕名黃院長而來的病患,讓所有當地手術室工作人員全部動員起來,除了協助跟診外,還要翻箱倒櫃尋找骨科手術所需的器械及包布。

【 意外的手術 】

docicon.png

個案一:不良於行的少年

一位17歲的男孩,由家人攙扶進入診間,右腳無法著力走路近一個月,經 X 光診斷為股骨骨折,在醫療資源充裕的台灣,這樣的手術並不困難,但在資源有限的條件及環境下,對我而言,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

黃院長計劃以 2 支 3.0 K – Wire 進行開放性復位手術,聽到這個消息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心中不禁 OS ~ 去那裡生兩支 3.0 K – Wire?你可以想像嗎?花了一個下午翻遍了整個手術室 ~ 包括充滿灰塵的儲藏室…,結果還是沒找到!卻幸運的找到一支 4.0 左右的 PIN及 3 支 2.4 K – Wire 的,經過黃院長的確認後,手術即按照預定計劃執行。手術過程中黃院長將就現有的器械及材料,在陳大夫的協助下,終於完成。只是「老虎鉗」怎能剪 pin?經過當地人的幫忙找來一支工業大鋼鉗,才得以順利完成,至於露在體外的 PIN,只好套用抗生素的空瓶,避免刺傷。(這招相信骨科的醫護人員一定都很清楚)。驚險的一天終於結束,正在收拾器械的同時,突然有人問了一個問題~請問妳知道明天要開一個臉部腫瘤嗎?臉部腫瘤???這不是整型科的範疇嗎?咱們的骨科及神外醫師真的考慮清楚了嗎?

docicon.png 個案二:如碗大的腮腺瘤

本來以為是「小小的」臉部腫瘤,當看到陳大夫數位相機中病患的照片時,當下說不出話來,在台灣應該沒有人會把腫瘤「養」到如碗一般大吧!黃院長沉重的問陳大夫:你有帶顯微眼鏡嗎?陳大夫點點頭後轉身問我:有雙極電燒嗎?當時心中真是無助與惶恐,立刻飛奔進入儀器間尋找….嘿、嘿、嘿天助我也,居然找到一支 Bipolar,但是導電線無法使用高壓消毒,和兩位醫師報告狀況後,醫療小組決定隔天手術。

當晚黃院長、陳大夫都各懷心事,醫師擔心手術過程會傷到顏面神經,影響病患日後的外觀及功能,而我則擔心明日的器械設備是否足以應付,總之那一夜讓我們難以成眠…。

進入手術室後,護理長告訴我們病人沒來,台灣醫療團隊不禁鬆了一口氣,心中如釋重負,畢竟病患是被澳洲醫療團拒絕的病患,其手術難度可想而知!只是沒想到 10:30 病患出現了,並明白表示想接受手術解決七、八年來的困擾…。所以我們一行人又換上「海盜裝」進入了手術室。

全身麻醉對當地人而言,就如同死亡般的熟睡,所以除非不得已,大部份都採用半身麻醉。進入手術室看見麻醉科醫師用電子計算機不純熟的計算著麻醉藥物劑量,心中不僅捏了一把冷汗….。手術過程中也沒有呼吸器,全仰賴麻醉醫師的雙手持續的 Ambu bagging 以維持病患的呼吸及麻醉深度…。跟刀的過程中雖然驚險刺激,也在兩位大醫生的巧手下,順利完成將腫瘤非常完整的取下來,並且未傷及顏面神經,總算又完成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只是在收拾器械的同時,又有人問我:妳知不知道黃院長有一位手部骨折的病患下星期一要開刀?天阿!為什麼每次收器械時都會讓人如此 SHOCK?

docicon.png 個案三:橈骨骨折的警察叔叔

有經驗的骨科護士都知道,只要準備 Small Set、備好 U-R 包外加一隻電動工具,就可以搞定這樣的手術,只是…身在吉里巴斯,這下子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了。最近我和中央醫院的充滿灰塵及雜物的儲藏室成了「好朋友」,一整個下午、頂著悶熱的天氣,汗流浹背尋找寶藏…。居然讓我找到一箱規格不齊、品牌不同、長相不一的骨材,接下來就是在數百支亂七八糟的骨釘中找出可用規格,這時候心中真的感謝上帝的幫忙!

手術過程中,沒有適當的器械可以使用,也沒有 POWER DRILL,黃院長費盡周章將癒合不良的骨頭重新復位,並使用手搖鑽將骨釘一一打入。在有限的資源及環境下,也算順利完成手術,心中不禁感佩黃院長的功力,也難怪他老人家被人稱為「老仙」!

這一趟南太之行,對我而言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將有限的資源發揮最大的利用,如何在困境中尋求解決之道。台灣醫療資源發達,就醫環境的品質及場所,都比吉國好上幾百倍,若未身歷其境,無法想像他們的困境及無耐!但是人民對醫護人員的尊重是台灣比不上的。反觀國內的醫療資源充裕,人民卻不懂得珍惜健保資源與尊重專業醫護人員,也難怪醫師?會在國外找回當年當醫師的尊嚴與憧憬。一路走來順利平安感謝上帝的保守與帶領!俗云讀萬卷書不如走千里路,這是這一輩子來離台灣最遠的路程,今日所見所聞,必能成為護理專業生涯中的一個助力,感謝院方的安排、急診同仁的支持,這短短的 18 天讓我人生豐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