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海外醫療服務心得

在出發的時刻,心中真的是相當的忐忑,畢竟是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也要從事自己不是很熟悉的工作,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對當地的居民有所幫助,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是成為學長姐的拖油瓶,拖慢整個團隊的進度,但是這些困擾在我們到了當地後都煙消雲散,因為忙碌的步調讓我們無暇思考這些問題,只能顧著自己手邊的工作。

我們看診的地點大多是在寺廟或孤兒院,而且都相當的偏僻,雖然緬甸的錢首都仰光相對的很發達,但是其醫療資源卻沒有供給到其他地區,因此我們到達的地方,看到我們的出現有如看到天使降臨,無不爭先恐後地要來尋求醫生的治療,真的是久旱逢甘霖,當地的居民大多都相當的熱情,他們相當的敬重醫師,也很珍惜這次的機會,他們平時要求診都會是至少兩個小時起跳的交通時間,而且當地的醫師的態度相當的不佳,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許病人多問問題,與我們台灣的醫生相去甚遠,因此每一位病人都心懷感激,也會用他們的方式回報我們,他們本身都不吃肉,但是為了慰勞辛勤看診的我們,他們都特地準備了大魚大肉給我們,這些都是他們平常吃不到的,吃飯時,也能感受到旁邊的目光不斷地投射過來,可以知道他們是多麽羨慕我們所享受的這一餐,而我們也深刻的體會他們的感恩之情。

而我印象比較深刻的病人,是在一個孤兒院的小孩子,是媽媽帶著一位腦性麻痺的小孩,會特別提到這位病人的原因是因為他的運動功能幾乎都受損了,唯獨進食這項能力還保存著,因此他還可以維持住這口氣,長大到3歲,但除了吃飯,其他的生活自理的功能趨近於零,是以一個剛好達到生存的最低限度要求的小孩,小孩子活得痛不痛苦我並不知道,但是他的母親肯定相當的辛苦,腦性麻痺的小孩都需要相當長時間的復健、治療,才僅能使小孩的勉強的擁有一般小孩輕鬆能夠辦到的事情,但當地的知識水準較不足,而且醫療資源也不夠充裕,更遑論復健及輔具這些的了,雖然很殘忍,但是這樣的小孩有一種活著比過世,帶來更多痛苦的感覺,一切只能說人生而不平等,我們雖然有這份心去義診,但我們終究無法為他們帶來他們全部需要的資源及幫助,僅能看著母親將小孩落寞地帶走。

在這一次義診團中,雖然疲倦的感覺遍滿了整個行程,但是卻不滅我們服務的精神,許多在台灣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業務,在當地都是會讓居民相當的感謝,德雷莎修女曾說過:『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但我認為還要看到自己的不足,要去想想我們能為他們多做些什麼,雖然只能盡微薄之力,但只要這份精神能傳承下去,千千萬萬人能持續地為海外醫療貢獻一己之力,我相信這個世界也會因著這份積沙成塔的努力,而開始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