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_kiribati_photo_1

送愛到南太島國

當外交部及衛生署,徵詢本院可否成立醫療團,協助南太平洋島國之醫療衛生時,本人立即同意,因為這是符合本院宗旨–照顧弱勢族群。回想一百多年前馬偕博士能從加拿大,來到當時還是非常落後的台灣,不僅服務我們的同胞,還帶來上帝的福音。現在,我們有機會去服務,更需要的國家,當然當仁不讓。透過執行「國際醫療援助」已有多年經驗的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簡稱國合會),安排並贊助下,由本人率隊於 7/3~7/21 前往吉里巴斯及斐濟醫療服務。只是這兩個國家到底在那裡,尤其是吉里巴斯,完全沒有概念,大部分的人也不知道,就連牧師們在教會裡報告,甚至行前為我們禱告,也都說是在非洲。吉里巴斯及斐濟二國的地理位置及風土民情,其他團員已陳述甚多,我在此不再贅述。

行前經大使館及代表處的努力,吉里巴斯之馬久羅中央醫院及斐濟最大之教學醫院殖民戰爭紀念醫院同意與本院簽訂姊妹醫院。在吉里巴斯之簽約儀式,是在兩棟建築物中間的遮雨棚下進行,簡陋無比,大部分的日光燈都壞了,衛生部部長一襲 T 恤短褲拖鞋,輕鬆瀟灑,其實大部分參加的人都是一樣的熱情裝扮。

中央醫院共有病床 120 床,有內、外、婦、兒、眼及麻醉科醫師數位,這當中有四位外籍醫師,分別來自印度、南斯拉夫、烏克蘭及保加利亞,四位皆由我國出資聘請。而斐濟為非邦交國,我國的任何一個行動,都遭致中共的阻撓,所以這次能與殖民戰爭紀念醫院成功地簽約,則要特別感謝代表處的一大突破。殖民戰爭紀念醫院有450床,四間開刀房,六間  ICU,每年有來自紐澳的醫師約停留 100 天(神外一年二次、心外一年一次、整外、ENT 及小兒外科一年一次,一次約停留二週)的方式支援。去年,心臟外科來了 45 人,儀器全部自備,二週內共手術 42 例,實在是精神可佩。南太平洋這些島嶼國家位於赤道周緣地帶,氣候炎熱,雨量不足且分佈不均,葉菜類及蔬果種類的作物極少,此種飲食習慣及生活環境的關係,導致人民多體型肥胖,營養不良及不均衡之現象。

加上衛生環境不佳,各種疾病如糖尿病、肺結核、肺炎及登格熱等疾病居多。所以民眾的衛生教育及飲食習慣的改變成為當務之急,此外,人員的培訓及部分科別的加強,也是我們可以協助的重點。

才建交二年的吉里巴斯,到處都看得到,我國協助該國的建設,硬體方面:建設體育館、公園、離島醫院,贈送卡車,設立技術團(農牧業)及養殖場,教導民眾各項技能;人員方面:提供優秀學生及醫護人員來台就學受訓,另外之前曾提到的,聘用外籍醫師協助醫療工作等等。而斐濟的技術團成立,也已長達五年,非邦交國的業務推動,就顯得難上加難了。透過這次醫療團的活動,讓我們對這群外交尖兵,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身處物資缺乏,或者是治安不佳的異國,與家人聚少離多之苦,在在的讓我們心疼不已。在此,要向他們致上最高的敬意及謝意。

這一次南太平洋的醫療服務之旅,能夠圓滿成功,首先要感謝上帝,讓我們平安順利完成所交托的任務,其次要感謝國合會的資助與安排,尤其胡惇卜副祕書長、陳志福團長及高小玲博士的帶領和隨團照顧,駐吉里巴斯陳士良大使夫婦(或許是上帝的安排,大使夫婦均曾服務於馬偕護校)、使館人員及技術團,駐斐濟代表處郭時南代表、數位祕書的熱情接待及食宿交通的各項行程的安排。感謝華航全程熱情的服務,更感謝本院全部團員的合作及辛勞。而也要感謝吉里巴斯及斐濟的人們,讓我們有服事人的機會,展現愛的機會。

當我們七月初出發時,台灣社會正為台開案、禮券案等,爭吵得沸沸揚揚之際,我們得以遠離紛擾,遠離塵囂,求得視覺、聽覺及心寧的安靜,是我此行最大收獲之一。而另一大收獲,則是,當台灣醫師形象嚴重受損,尊嚴不在之時,在南太島國的民眾眼裡及心裡,那份期待和信任,讓我們拾回醫師的尊嚴,這些又何嘗不是這次南太平洋之旅的意外收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