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關心吉里巴斯醫療 接見勉勵馬偕團隊

3月底率團出訪南太平洋友邦的蔡英文總統,原先規劃至吉里巴斯訪視馬偕醫療團於當地的狀況,可惜因為行程因素,無法造訪吉國。蔡總統十分感謝馬偕醫療團隊長期參與太平洋友邦的友好國家醫療合作計畫,尤其是吉里巴斯的外交醫療政策,特於3月18日下午接見馬偕醫療團隊,由胡志彊董事長、施壽全前院長、張文瀚前副院長及耳鼻喉科呂宜興主任、國際醫療中心徐宛蒂副主任等人出席。

「Taiwan can help」是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 的主張,醫療團對於台灣而言就是最大的「Help」。蔡總統遺憾無法親自訪問吉里巴斯,但高度肯定馬偕醫療團代表台灣前往吉國的義診與貢獻,讓友邦感受到來自台灣的溫暖、見證台灣堅強的醫療軟實力。蔡總統並表示,每一次台灣醫療團在友邦,總以專業熱忱的服務來贏得友邦人民的注意。感謝馬偕團隊的善心與義舉,透過義診讓友邦吉里巴斯感受到來自台灣的溫暖,也讓兩國邦誼能更加鞏固。

馬偕特殊專案醫療團隊3 月23 日出發,由馬偕醫療財團法人胡志彊董事長帶領,包括心臟外科李君儀主任、耳鼻喉科呂宜興主任、兒童心臟科資深主治醫師葉樹人、國際醫療中心徐永偉主任及徐宛蒂副主任等共7 人,參訪馬偕紀念醫院在吉國深入醫療12 週年相關慶祝活動,包括醫療儀器捐贈,心臟手術病人病友會,簽署吉國醫師臨床代訓MOU 等任務。會面最後,蔡總統祝福馬偕醫療團在吉里巴斯的行程順利成功,也把健康平安的祝福帶到吉國。

馬偕醫療團在吉里巴斯成就上帝的美意

由馬偕醫療財團法人董事長胡志彊引領的馬偕特殊醫療團一行七人,於3月23日出發前往南太
平洋友邦吉里巴斯,參與醫療合作簽訂暨中央醫院締結姐妹醫院12週年慶祝活動,受到當地民眾熱烈的歡迎,電視台也全程採訪轉播。

3 月26 日順利完成馬偕紀念醫院與吉里巴斯中央醫院十二週年姐妹醫院慶祝活動,當天並安排心臟病人病友會,許多「老病人」帶著微笑參與,並歡迎馬偕團隊再次前來,對馬偕醫療讓其恢復健康表達無限的感謝;同時,為使吉國醫療能夠更加進步及發展,此次亦完成心臟超音波二台、雷射震波碎石機一台( 含影像系統) 及聽診器200 條等醫療儀器捐贈,並在衛生部長Tauanei Marea 及司法部長Hon.Natan Teewe 見證下,由吉國衛生部次長Kaaro Neeti 與前張文瀚副院長共同簽署「醫師臨床代訓合作意向書」等重大事工。

當地時間3 月27 日下午5 時30 分,則由吉里巴斯馬茂總統親自接見馬偕醫療團成員,胡志彊董事長並傳達蔡總統的關心與祝福;胡志彊表示,吉里巴斯雖然離台灣很遙遠,但該國正好位在赤道與國際換日線的交界處,好比在太平洋上的十字架,而馬偕十二年來在此走過的足跡,也正應證了馬偕博士扶持弱勢的精神,全然是上帝的美意。

馬偕派常駐醫師在吉里巴斯 守護吉國醫療最後一線

台灣在南太平洋的邦交國吉里巴斯,地表面積橫跨南北半球且有國際換日線劃分,是地球上東西南北半球都跨越的唯一國家,人口數大約為11萬人,台灣在2003年與該國建立邦交。

吉國由33 個環狀珊瑚島組成,近幾年,吉里巴斯受到海水暖化影響,一度被聯合國認定為「即將消失的國度」,前總統湯安諾還曾數度為此在國際發聲,然而,即將消失的國度中卻看不到即將消失的笑容,南島民族的開朗、善良與樂觀,在此完全展現。

為配合政府「太平洋友邦及友好國家醫療合作計畫」與吉里巴斯「台灣醫療計畫」的外交政策,馬偕紀念醫院在2014 年7 月11日在該國唯一的大型醫院「中央醫院」成立「台灣醫衛中心」,並派駐專業醫護人員長期投入吉國醫療,藉以提升吉國醫療能力並盼能改善公共衛生。

馬偕紀念醫院國際醫療中心主任徐永偉表示,該中心派駐吉里巴斯中央醫院一名醫師與一名護理師,分別執行各項醫療、公共衛生與病人轉送等計畫,今年初馬偕捐助中央醫院電腦斷層儀後,檢查報告回傳台北判讀與連繫,更是駐點醫師十分重要的任務。自2014年起先後有四位醫師前往,服務已滿一年的現任常駐醫師張毓成在十月底已返國。

有著急診訓練的廖家榮即將投入吉里巴斯台灣醫衛中心

廖家榮,是前馬偕紀念醫院急診醫學部醫師,在馬偕的訓練過程中,曾分派至新竹、台東等分院,也前往尖石等偏遠地區部落服務,深切感受到醫療在都會區與偏鄉的極大差距。

甚至在台北市進行在宅醫療時,一對65 歲以上老夫婦,拄著枴杖共同照顧年近90 的病榻老父,廖家榮說:「好像不必走出台北,就能看到某些醫療面的困境,但如果我還有能力,是否可以讓我有更多的機會再多付出一些,不論是面對誰,也不管是哪個國家?」

熱愛旅遊的他,過去曾參與泰緬邊境公益之旅,透過NGO 組織的串連助人,有志於未來從事海外援助醫師的一員,更早就利用半年的時間進修熱帶醫學,甚至在背包客的旅遊經驗中,多次體驗沒水沒電的原始生活,並曾僥倖躲過一場山難。

皮膚黝黑笑起來有些靦腆的廖家榮,出發前擔心的不是自己到了當地如何生活,而是要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摒除既有的視角與思維,在跨文化的環境下,真正融入當地人民,成為他們心中的「自己人」,以期對未來的各項醫療任務能順利推展。

馬偕醫療團再赴柬埔寨 3天馬拉松看診2047人破紀錄

馬偕紀念醫院與玉山銀行及希望之芽協會組成的聯合義診醫療團,日前抵達柬埔寨距首都金邊尚有3小時車程的偏遠村落,再次受到當地民眾的夾道歡迎。待看診民眾排成長長的人龍,在攝氏35度的高溫與沒有空調的情況下,看診的醫師忙到沒空擦汗更沒空上廁所,三天共計看診2047人,打破歷次看診人數紀錄。

馬偕紀念醫院醫療團共有兒科、家庭醫學科、婦產科、皮膚科及急診醫學科醫師及護理師藥師等共12 名成員,由國際醫療中心副主任徐宛蒂及院牧部主任潘美惠牧師及馬偕兒童醫院黃瑽寧醫師共同帶領。基於人道醫療關懷的精神,此次團隊帶去未使用的藥品更全數捐贈給地衛生局,由柬國衛生部副部長及菠蘿勉省省長共同領受,獲得當地政府極高評價與感激之意。

此次醫療團成員急診醫學部李肇雄醫師與黃瑽寧醫師發現一位11 歲小男孩比正常的孩子喘,在李肇雄醫師為其進行超音波掃描時發現男孩的心臟擴大,初步評估有心臟衰竭的可能,危急指數是二千多名病人中最高的。但受限於當地醫療環境差且設備不足,建議志工協助先帶小男孩赴金邊大型醫院做精密檢查並確診,以便後續將檢查結果與各項參數回覆至馬偕國際醫療中心,再評估是否可轉診至台灣後續治療。

偏鄉孩子的情況雖然危急,但志工表示,排除遠赴大醫院的車程不算,光是醫院的掛號費就高達120 元美金,實在難以承擔,李肇雄醫師聽聞立刻從口袋內挑了500 元美金,囑託務必幫忙儘快帶孩子去檢查,待檢查結果出來
後,也才能夠評估如何安排後續處理,此舉,感動現場所有人。

前年也是在義診中,由馬偕醫療團篩檢出一位心臟病童銘鴻來台手術開刀,現在已8歲的銘鴻聽到「馬偕的醫生阿姨又來囉!」特地回來跟大家打招呼並與團隊開心互動。

在結束醫療任務後待返國的前一天夜晚,特別安排院牧部主任潘美惠牧師舉行一場感恩分享會,由醫療團及參與的志工團體彼此分享此行心得,期待讓醫療人道援助這條長久長遠的路,能夠一步一腳印,持續前進。

馬偕收治吉里巴斯轉診病人突破300例

2018年3月,馬偕醫療團前往吉里巴斯的Tab. North離島篩檢時,發現當時不到兩個月大的奈威(Nawere)罹患心臟大動脈轉位,性命危在旦夕。醫療團與馬偕兒童醫院心臟內外科團隊聯繫的同時,奈威乘坐快艇及飛機長途跋涉抵達台北馬偕,經歷開心手術獲得重生的奈威已滿5個月,一雙大眼睛模樣十分可愛。

大動脈轉位是嚴重且少見的先天性心臟疾病(約占先天性心臟病的5-7%),新生兒發生率約萬分之2-3,應該在新生兒出生後七天內進行大動脈轉換及冠狀動脈重植術,如果超過兩週,因為左心室功能下降,會增加手術失敗率。馬偕兒童醫院心臟外科張重義教授表示,奈威到院時已心跳緩慢,只有每分鐘90次左右(正常新生兒的心跳應在每分鐘120-140次),血氧飽和度只有50%(正常95-100%),情況相當危急,團隊緊急進行心導管手術並啟用葉克膜維生系統。

一週後評估奈威意識恢復且心肌功能有改善,兒童心臟外科團隊才為其進行大動脈轉換術及冠狀動脈重植術,手術時間自早上8點一直拚到晚上7點,長達11個小時。手術三天後為奈威移除葉克膜,血氧飽和度上升至90-95%,心臟及血液循環也逐漸恢復正常,順利將含氧血打入主動脈,供應全身需要。

奈威此次轉送醫療的過程透過兒童心臟內、外科全力救援,包括兒童心臟科資深主治醫師陳銘仁、趙彥鈞、洪偉力醫師等人,而兒童心臟外科徐綱宏醫師也參與了醫療計畫,病房護理師更是對奈威疼愛有加,才能幫奈威搶回一條命。

馬偕紀念醫院在吉里巴斯已經深耕11年,除了配合國家外交政策,協助弱勢及人道援助醫療,也彰顯了馬偕博士醫療傳道的精神與使命。在吉里巴斯轉診三百例的記者會上,包括外交部亞東太平洋司葛保萱司長與吉里巴斯大使藍黛西(Tessie Eria Lambourne)等人也共同見證這溫馨的時刻。

馬偕紀念醫院國際醫療中心主任徐永偉表示,馬偕紀念醫院自2006年起與吉國中央醫院締結姐妹醫院後,陸續安排心臟內科、眼科、耳鼻喉科及婦產科等為支援科別組成醫療團;2007年起開始安排吉國病人轉診,除了提供馬偕醫療團隊的專業診治外,還包括打點病人在台灣的食衣住行等問題。轉診至馬偕的300位吉里巴斯病人中,近五成是心臟相關疾病,亟需心臟手術及各種介入性治療,時間的緊迫程度也較為嚴峻,分秒必爭與轉送複雜性也具高度挑戰,其次為婦產科、神經外科、骨科及耳鼻喉科等疾病。

此外,為關心吉國醫療與重視轉診病人返國後的追蹤,馬偕紀念醫院的關心也很「到位」,派駐醫師及護理師常駐吉里巴斯中央醫院,與主治醫師保持溝通聯繫,對於轉診病人的術前評估、術後照顧及用藥追蹤有更佳的掌握度與連續性,這也是馬偕在國際醫療工作中有別於他院的特色之一。

對於吉國重症病人的治療與照顧,馬偕紀念醫院不遺餘力,目前已初步完成「台灣醫療五年計畫」,包含公共衛生議題的防治與改善、導入急重症醫療概念、協助完成加護病房建置與人員訓練、成功運送捐贈的電腦斷層設備至吉國並完成建置等。未來仍依照衛生福利部計畫,完成馬偕團隊能提供的資源與協助,援助邦交國提升醫療能力、永續醫療合作計畫。

馬偕送電腦斷層掃描儀至吉里巴斯

馬偕紀念醫院繼2016年協助吉里巴斯建置第一個加護病房後,日前遠渡重洋致贈一台電腦斷層掃描儀(Computed tomography,CT)至吉國,協助該國以更高階的醫療檢查設備,讓民眾可以在更完善且全面性的檢查下,獲得更精準的治療,以提升其照護品質。

馬偕紀念醫院2006 年即與南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中央醫院締結為姐妹院,彼此互動交流往來十分密切,有感於該國仍十分缺乏急重症的醫療專業,自2014 年起每年派遣一名專科醫師長駐當地「台灣醫衛中心」,協助當地緊急醫療處置。

2017 年7 月新竹馬偕紀念醫院汰舊換新一台CT,9 月即運送至吉里巴斯,同月吉國派遣技師Tusela Uriam 赴馬偕受訓,他也是目前吉國唯一能操作CT 的技師。

今年初廠商工程師並親自前往吉國指導操作,經過一連串的訓練過程後,4 月儀器裝置測試完成開始運作,至今已為13 名病人完成檢查。

除了吉國技師肩負操作任務外,所有拍攝的影像資料均以電腦雲端作業模式,由馬偕紀念醫院放射科完成判讀,其中幾位病人診斷為出血性中風、腦瘤、腹部腫瘤等,後續則由吉國醫師進行醫療處置。

馬偕紀念醫院國際醫療中心主任徐永偉表示,在捐贈CT 之前,吉國醫療只有X 光及超音波可以做為診斷前的檢查工具,但對於疾病的精確診斷仍然十分困難,特殊病情的病人得轉送至鄰近的斐濟,藉由CT 檢查以協助診斷,過程不僅耗時費錢,更重要的是「病人太辛苦了」,因此,藉由馬偕與吉國長久的醫療合作情誼,協助該國在醫療水準上更上層樓。

馬偕「愛的接力賽」 醫療團再赴柬埔寨

馬偕紀念醫院繼去年完成第一次柬埔寨醫療團,並與多個相關團體共同協助一名6歲的心臟病童銘鴻返台治療後,6月初再次遠征柬埔寨,前往暹粒省初設立的醫療診所,進行4天醫療看診,並且得知心臟病童銘鴻已能開心的騎腳踏車,只是礙於路程太遠,無法見上一面,但團隊獲知此訊息都十分開心。

「愛的接力賽」計畫是馬偕紀念醫院與台灣希望之芽協會、玉山銀行及柬埔寨當地義工等團隊共同組成的偏鄉醫療義診團,本次馬偕醫療團由小兒科、家醫科、婦產科、腸胃科、皮膚科等醫師、護理師、藥師組成,4 天的看診行程中還安排了1 天直接赴當地孤兒院。由於此團有小兒科資深醫師楊俊仁率隊,當地家長及老師得知此一消息後,乾脆直接用卡車,一車車載著小學生前來「給醫生看看」,在當地謂為其觀。

團長楊俊仁表示,在看診的1180 人次中,主要還是以蛀牙、中耳炎、感冒、發燒為主,其中發現一位學童有心雜音問題,已與當地醫療義工協調後續進行長期追蹤,以便掌握其變化。

同行的國際醫療中心副主任徐宛蒂表示,當地飲食偏鹹,除了醫療團義診之外,還需要透過當地義工在平日加強口腔衛生、飲食衛教及視力保健宣導,這些後續問題也在此行一一進行討論並予以規劃安排。

去年醫療團赴柬埔寨時,發現一名6歲男童銘鴻,有大型心室中隔缺損問題,若不即時安排手術恐因心臟衰竭致死,透過多個單位與團體協力,自去年9 月22日安排赴馬偕接受心臟手術、10 月初返國後,醫療團一直心繫著他,此次也請當地人打聽他的近況,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銘鴻已經可以快樂的騎腳踏車了,醫療團也開心的把這個好消息帶回台北。

柬埔寨醫療團合作計劃探勘

 

企業或組織會因著自己的核心價值而有所不同的表現,馬偕醫院是一個彰顯馬偕精神,極具大愛的基督教醫院,多年來致力於弱勢族群的照顧,希望成為投入最多資源於偏遠地區的醫院,也希望成為弱勢族群最信賴的醫學中心,善盡社會責任,我們有非常明確的使命與任務。

而同樣以愛為出發點的玉山銀行,不僅重視員工身心成長,亦希望將對社會責任的企業文化深植於人心,二個有相似特質的組織企業—善盡世界公民與社會責任,協助偏遠弱勢,擺脫疾病與貧窮。因此促成這件美事,由馬偕醫院與玉山銀行共同合作的柬埔寨醫療義診團,因此成行。

2015/12/17-20由徐永偉主任及副主任、管理師,與玉山銀行高階主管一同親自前往金邊近郊的波羅緬省村落採點探勘,會見當地村長、醫院院長、視察當地診所、衛生站。
一離開滿街都是名車的金邊市,進入鄉下馬上可以看出那貧富懸殊的差距,可用一貧如洗來形容資源不足的村落,醫院內的病床老舊破洞,天花板更是坑坑洞洞,二個病人共同擠在一張病床打點滴,擠滿了整個擁擠的診所,院內設備簡陋,醫材及藥品不足,村民臉上只有愁苦沒有笑容。

這次我們透過當地的NGO希望之芽協會的協助,才找到這個需要協助得村點,及所有的安排,我們準備了白米1000公斤,麵包二大箱,提供給病人及家屬,讓他們有實際上生活的糧食補給,在接過這些白米麵包後,村民臉上才見漸漸浮現出笑容與感謝。

當我們與當地村長大人們開會討論此行目的與計劃時,才知道原來仍需要更多的溝通與共識,只有我們單方面帶著滿腔熱忱與愛心,帶著使命感而來,這還不足以成就某事,還必須了解掌握對方的期待與需求,我們所提供的是不是對方真正想要的? 他們因為窮怕了,所以在醫療之外,他們更希望我們可以提供物資或金援建設…..
離開落後的村莊回到市區,再度看到牆壁貼著黃金的金邊市,心中帶著些許失落,為何當初我們單純想進入落後地區的醫療義診,稍稍蒙上一層不可知的不確定感,單純的想要施予有什麼問題嗎? 國際醫衛人道關懷不是理所當然、義正嚴詞嗎?

晚上大家促膝長談,透過在柬埔寨深耕6年希望之芽秘書長的解說,以他多年來的觀察與社會公益努力心得,漸漸明瞭,我們所觀察到的這一切不尋常的現象,是其來有志,一個國家與社會的價值觀與文化,是基於他們過去的歷史軌跡,所以試著以對方授援國的立場去體會,或許就不再那麼難以理解。但我們仍然要堅信做對的事,我們相信醫療援助對生命幫助的價值,不論是貧窮或富貴,它的本質不變,就是對疾病、對生命的一種負責任的態度,不管它在世界哪個國家、哪個城市,哪裡有需要我們就願意走進去,因為要讓世界更美好就要有所堅持,『愛』與『信念』仍然可以讓這群堅守道路上的人更強大,這已超乎國家外交、國家宣傳、展現醫院實力之上,因為『醫療無國界』『愛無貧富』

2015馬偕行動醫療團-台北-仰光

馬偕國際醫療項目計畫之一的緬甸行今年第一團於八月成行,這次負責的科別為小兒科、家醫科、以及皮膚科。2015第二團則是前往滇緬交界的醫療傳道團。和過去不同的是,今年國際醫療(吉里巴斯、緬甸)每梯加入了馬偕醫學系六年級的學生、有了學生們的熱情參與,讓醫療團在當地運作也是更順暢。現今每個醫學中心都有負責的國際醫療國家,在教學醫院評鑑中為一重要的項目,不少醫學院的學生有出國參與服務,參與熱帶醫學,對馬偕的學生們而言是滿特別的經驗,也讓我們醫學院的選修課程更加多元、完整。

今年2015緬甸發生了兩件大事,雨季(也就是我們參與時)造成全國大水災,不停下的大雨造成從北部省、鄉村一路淹水到南部。我們並沒有能夠深入重災區,但是選擇的地點是是當地人提出的鄉村的重點市集。每天上下午都安排了各一場看診地點,不過大量的病患以及崎嶇的路途也造成了時間上不斷延遲,有一天回到旅館都凌晨1點了,回到住處時大家都感到累癱了!

緬甸另一件大事也是2015的總統大選,大家比較熟知的翁山蘇姬因為丈夫是英國人而無法參選,不過當地國內也是分為擁翁山蘇姬和反對她的軍系政權兩派。我們在那邊時也發生了國會領袖被無預警撤換的新聞(我們的當地朋友還說已習慣了…),還好大部份時間都是很順利的完成醫療團的看診計劃。

看診內容:皮膚科的病人

當地十分潮溼炎熱,所以各種溼疹、傳染病也很多,同時也有看到一些需要切片確診的病患,但也只能建議他們要找機會去原裡的醫院看診。其中有一站是當地孤兒院,裡面的小男童因住在一起,很多人都有頭癬的問題,而疥瘡的群聚感染也不少;行動醫療雖有診斷以及發藥,但是仍需一段時間的追蹤,當時也希望當地的村長可以幫忙後續的就醫協助了。

在緬甸看診的中心常常是各地的修道院,其實是當地滿特別的文化,會有一個大和尚負責,而社區的人都會來這邊敬拜神明,也是居民聚集的地方。每個點的大和尚和當地人都準備了家常菜讓我們看診後可以吃午餐,其實口味十分中式!我們去的時候其實有很多華人移民,他們說這幾年開放之後緬甸真的很不一樣了,城裡人潮、到處都塞車,大量的外資、觀光客也出現了。回台前一天開始,我開始發燒、全身痠痛、拉肚子(但是整團只有我一個人如此,只能說我真不適合去緬甸…Orz),不過最後總算平安返國,也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

醫療團成員看完診後,晚 上在當地村落裡的 和尚家吃飯~

 

緬甸海外醫療服務心得

在出發的時刻,心中真的是相當的忐忑,畢竟是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也要從事自己不是很熟悉的工作,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對當地的居民有所幫助,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是成為學長姐的拖油瓶,拖慢整個團隊的進度,但是這些困擾在我們到了當地後都煙消雲散,因為忙碌的步調讓我們無暇思考這些問題,只能顧著自己手邊的工作。

我們看診的地點大多是在寺廟或孤兒院,而且都相當的偏僻,雖然緬甸的錢首都仰光相對的很發達,但是其醫療資源卻沒有供給到其他地區,因此我們到達的地方,看到我們的出現有如看到天使降臨,無不爭先恐後地要來尋求醫生的治療,真的是久旱逢甘霖,當地的居民大多都相當的熱情,他們相當的敬重醫師,也很珍惜這次的機會,他們平時要求診都會是至少兩個小時起跳的交通時間,而且當地的醫師的態度相當的不佳,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許病人多問問題,與我們台灣的醫生相去甚遠,因此每一位病人都心懷感激,也會用他們的方式回報我們,他們本身都不吃肉,但是為了慰勞辛勤看診的我們,他們都特地準備了大魚大肉給我們,這些都是他們平常吃不到的,吃飯時,也能感受到旁邊的目光不斷地投射過來,可以知道他們是多麽羨慕我們所享受的這一餐,而我們也深刻的體會他們的感恩之情。

而我印象比較深刻的病人,是在一個孤兒院的小孩子,是媽媽帶著一位腦性麻痺的小孩,會特別提到這位病人的原因是因為他的運動功能幾乎都受損了,唯獨進食這項能力還保存著,因此他還可以維持住這口氣,長大到3歲,但除了吃飯,其他的生活自理的功能趨近於零,是以一個剛好達到生存的最低限度要求的小孩,小孩子活得痛不痛苦我並不知道,但是他的母親肯定相當的辛苦,腦性麻痺的小孩都需要相當長時間的復健、治療,才僅能使小孩的勉強的擁有一般小孩輕鬆能夠辦到的事情,但當地的知識水準較不足,而且醫療資源也不夠充裕,更遑論復健及輔具這些的了,雖然很殘忍,但是這樣的小孩有一種活著比過世,帶來更多痛苦的感覺,一切只能說人生而不平等,我們雖然有這份心去義診,但我們終究無法為他們帶來他們全部需要的資源及幫助,僅能看著母親將小孩落寞地帶走。

在這一次義診團中,雖然疲倦的感覺遍滿了整個行程,但是卻不滅我們服務的精神,許多在台灣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業務,在當地都是會讓居民相當的感謝,德雷莎修女曾說過:『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但我認為還要看到自己的不足,要去想想我們能為他們多做些什麼,雖然只能盡微薄之力,但只要這份精神能傳承下去,千千萬萬人能持續地為海外醫療貢獻一己之力,我相信這個世界也會因著這份積沙成塔的努力,而開始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