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bodia2016-05

柬埔寨醫療團合作計劃探勘

 

企業或組織會因著自己的核心價值而有所不同的表現,馬偕醫院是一個彰顯馬偕精神,極具大愛的基督教醫院,多年來致力於弱勢族群的照顧,希望成為投入最多資源於偏遠地區的醫院,也希望成為弱勢族群最信賴的醫學中心,善盡社會責任,我們有非常明確的使命與任務。

而同樣以愛為出發點的玉山銀行,不僅重視員工身心成長,亦希望將對社會責任的企業文化深植於人心,二個有相似特質的組織企業—善盡世界公民與社會責任,協助偏遠弱勢,擺脫疾病與貧窮。因此促成這件美事,由馬偕醫院與玉山銀行共同合作的柬埔寨醫療義診團,因此成行。

2015/12/17-20由徐永偉主任及副主任、管理師,與玉山銀行高階主管一同親自前往金邊近郊的波羅緬省村落採點探勘,會見當地村長、醫院院長、視察當地診所、衛生站。
一離開滿街都是名車的金邊市,進入鄉下馬上可以看出那貧富懸殊的差距,可用一貧如洗來形容資源不足的村落,醫院內的病床老舊破洞,天花板更是坑坑洞洞,二個病人共同擠在一張病床打點滴,擠滿了整個擁擠的診所,院內設備簡陋,醫材及藥品不足,村民臉上只有愁苦沒有笑容。

這次我們透過當地的NGO希望之芽協會的協助,才找到這個需要協助得村點,及所有的安排,我們準備了白米1000公斤,麵包二大箱,提供給病人及家屬,讓他們有實際上生活的糧食補給,在接過這些白米麵包後,村民臉上才見漸漸浮現出笑容與感謝。

當我們與當地村長大人們開會討論此行目的與計劃時,才知道原來仍需要更多的溝通與共識,只有我們單方面帶著滿腔熱忱與愛心,帶著使命感而來,這還不足以成就某事,還必須了解掌握對方的期待與需求,我們所提供的是不是對方真正想要的? 他們因為窮怕了,所以在醫療之外,他們更希望我們可以提供物資或金援建設…..
離開落後的村莊回到市區,再度看到牆壁貼著黃金的金邊市,心中帶著些許失落,為何當初我們單純想進入落後地區的醫療義診,稍稍蒙上一層不可知的不確定感,單純的想要施予有什麼問題嗎? 國際醫衛人道關懷不是理所當然、義正嚴詞嗎?

晚上大家促膝長談,透過在柬埔寨深耕6年希望之芽秘書長的解說,以他多年來的觀察與社會公益努力心得,漸漸明瞭,我們所觀察到的這一切不尋常的現象,是其來有志,一個國家與社會的價值觀與文化,是基於他們過去的歷史軌跡,所以試著以對方授援國的立場去體會,或許就不再那麼難以理解。但我們仍然要堅信做對的事,我們相信醫療援助對生命幫助的價值,不論是貧窮或富貴,它的本質不變,就是對疾病、對生命的一種負責任的態度,不管它在世界哪個國家、哪個城市,哪裡有需要我們就願意走進去,因為要讓世界更美好就要有所堅持,『愛』與『信念』仍然可以讓這群堅守道路上的人更強大,這已超乎國家外交、國家宣傳、展現醫院實力之上,因為『醫療無國界』『愛無貧富』

6

2015馬偕行動醫療團-台北-仰光

馬偕國際醫療項目計畫之一的緬甸行今年第一團於八月成行,這次負責的科別為小兒科、家醫科、以及皮膚科。2015第二團則是前往滇緬交界的醫療傳道團。和過去不同的是,今年國際醫療(吉里巴斯、緬甸)每梯加入了馬偕醫學系六年級的學生、有了學生們的熱情參與,讓醫療團在當地運作也是更順暢。現今每個醫學中心都有負責的國際醫療國家,在教學醫院評鑑中為一重要的項目,不少醫學院的學生有出國參與服務,參與熱帶醫學,對馬偕的學生們而言是滿特別的經驗,也讓我們醫學院的選修課程更加多元、完整。

今年2015緬甸發生了兩件大事,雨季(也就是我們參與時)造成全國大水災,不停下的大雨造成從北部省、鄉村一路淹水到南部。我們並沒有能夠深入重災區,但是選擇的地點是是當地人提出的鄉村的重點市集。每天上下午都安排了各一場看診地點,不過大量的病患以及崎嶇的路途也造成了時間上不斷延遲,有一天回到旅館都凌晨1點了,回到住處時大家都感到累癱了!

緬甸另一件大事也是2015的總統大選,大家比較熟知的翁山蘇姬因為丈夫是英國人而無法參選,不過當地國內也是分為擁翁山蘇姬和反對她的軍系政權兩派。我們在那邊時也發生了國會領袖被無預警撤換的新聞(我們的當地朋友還說已習慣了…),還好大部份時間都是很順利的完成醫療團的看診計劃。

看診內容:皮膚科的病人

當地十分潮溼炎熱,所以各種溼疹、傳染病也很多,同時也有看到一些需要切片確診的病患,但也只能建議他們要找機會去原裡的醫院看診。其中有一站是當地孤兒院,裡面的小男童因住在一起,很多人都有頭癬的問題,而疥瘡的群聚感染也不少;行動醫療雖有診斷以及發藥,但是仍需一段時間的追蹤,當時也希望當地的村長可以幫忙後續的就醫協助了。

在緬甸看診的中心常常是各地的修道院,其實是當地滿特別的文化,會有一個大和尚負責,而社區的人都會來這邊敬拜神明,也是居民聚集的地方。每個點的大和尚和當地人都準備了家常菜讓我們看診後可以吃午餐,其實口味十分中式!我們去的時候其實有很多華人移民,他們說這幾年開放之後緬甸真的很不一樣了,城裡人潮、到處都塞車,大量的外資、觀光客也出現了。回台前一天開始,我開始發燒、全身痠痛、拉肚子(但是整團只有我一個人如此,只能說我真不適合去緬甸…Orz),不過最後總算平安返國,也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

醫療團成員看完診後,晚 上在當地村落裡的 和尚家吃飯~

 

緬甸海外醫療服務心得

在出發的時刻,心中真的是相當的忐忑,畢竟是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也要從事自己不是很熟悉的工作,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對當地的居民有所幫助,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是成為學長姐的拖油瓶,拖慢整個團隊的進度,但是這些困擾在我們到了當地後都煙消雲散,因為忙碌的步調讓我們無暇思考這些問題,只能顧著自己手邊的工作。

我們看診的地點大多是在寺廟或孤兒院,而且都相當的偏僻,雖然緬甸的錢首都仰光相對的很發達,但是其醫療資源卻沒有供給到其他地區,因此我們到達的地方,看到我們的出現有如看到天使降臨,無不爭先恐後地要來尋求醫生的治療,真的是久旱逢甘霖,當地的居民大多都相當的熱情,他們相當的敬重醫師,也很珍惜這次的機會,他們平時要求診都會是至少兩個小時起跳的交通時間,而且當地的醫師的態度相當的不佳,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不許病人多問問題,與我們台灣的醫生相去甚遠,因此每一位病人都心懷感激,也會用他們的方式回報我們,他們本身都不吃肉,但是為了慰勞辛勤看診的我們,他們都特地準備了大魚大肉給我們,這些都是他們平常吃不到的,吃飯時,也能感受到旁邊的目光不斷地投射過來,可以知道他們是多麽羨慕我們所享受的這一餐,而我們也深刻的體會他們的感恩之情。

而我印象比較深刻的病人,是在一個孤兒院的小孩子,是媽媽帶著一位腦性麻痺的小孩,會特別提到這位病人的原因是因為他的運動功能幾乎都受損了,唯獨進食這項能力還保存著,因此他還可以維持住這口氣,長大到3歲,但除了吃飯,其他的生活自理的功能趨近於零,是以一個剛好達到生存的最低限度要求的小孩,小孩子活得痛不痛苦我並不知道,但是他的母親肯定相當的辛苦,腦性麻痺的小孩都需要相當長時間的復健、治療,才僅能使小孩的勉強的擁有一般小孩輕鬆能夠辦到的事情,但當地的知識水準較不足,而且醫療資源也不夠充裕,更遑論復健及輔具這些的了,雖然很殘忍,但是這樣的小孩有一種活著比過世,帶來更多痛苦的感覺,一切只能說人生而不平等,我們雖然有這份心去義診,但我們終究無法為他們帶來他們全部需要的資源及幫助,僅能看著母親將小孩落寞地帶走。

在這一次義診團中,雖然疲倦的感覺遍滿了整個行程,但是卻不滅我們服務的精神,許多在台灣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業務,在當地都是會讓居民相當的感謝,德雷莎修女曾說過:『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但我認為還要看到自己的不足,要去想想我們能為他們多做些什麼,雖然只能盡微薄之力,但只要這份精神能傳承下去,千千萬萬人能持續地為海外醫療貢獻一己之力,我相信這個世界也會因著這份積沙成塔的努力,而開始改變。

Mauri, 吉里巴斯

4 月 8 日晚上,在蔡副院長和林牧師的祈禱聲中,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們一行六人,包括小兒科陳偉濤醫師、眼科周盟超醫師、心臟內科顏志軒醫師、院長室林怡吟主任、手術室心臟外科團隊的玉雲和我,組成馬偕醫院南太平洋行動醫療團第二次前往吉里巴斯,搭上華航的班機,開始了預計 14 天的行程。吉里巴斯,這個大多數人沒有聽過的國家,是一個位於南太平洋的群島國,而該國的島嶼多是由珊瑚礁組成,原本是英國的屬地,在 1979 年 7 月 12 日脫離英國獨立,目前是我們的邦交國之一。

南太平洋醫療服務之見聞

很榮幸能參加這次的南太平洋行動醫療團,當初決定參與時,是想藉此難得的機會,體驗一下海外義診的滋味,以增加自己的人生歷練。當知道院長要親自領隊時,除了感佩院長身先士卒的精神之外,亦抱著戒慎恐懼的心情,準備迎接未知的挑戰。於是在老婆大人的支持與李主任及部內同仁的祝福之下,踏上了此次的海外服務之旅。

經過澳洲的轉機及斐濟的短暫停留之後,我們終於來到此行醫療服務的第一站 — 吉里巴斯共和國。一下飛機,映入眼簾的是空曠的飛機跑道與簡陋的房舍。很難想像要在眼前這棟簡陋無空調的平房,辦理入境手續和拿托運藥物及行李。由於每週僅有一班斐濟前來的航班,接送機的人群簇擁而至,小孩們也擠在欄杆縫隙間看熱鬧。陳大使夫人與周秘書特地前來接機,他們頂著大太陽協助我們通關,從他們揮汗的身影中,我感受到一股來自異鄉的溫情,亦舒緩不少對未知產生的緊張情緒。

note_thailand_8_1

再見阿卡

自本院開始關懷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工作以來,至今已經 10 年了。在這期間,多批的院內同工先後前往該地區,關心和體驗泰北阿卡部落的生活及分享他們那種樂天知命的人生觀。事實上可以說:「施比受更有福」,因為我們所得到的遠比付出的還要多更多。本人第一次參加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和這一次相差已經十年。這不是很短的歲月,因此在時空的轉變下,泰北的各種變化也是可以預期的。

note_thailand_6_2

阿卡之行 – 神秘花園

每個人都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神祕花園,可能是巷口轉角的咖啡廳;是巴黎塞納河上的小橋;祕魯亞馬遜河的獨木舟;或者是印度喜瑪恰爾邦的西北山區達蘭薩拉藏傳佛教勝地。你有可能每天去,每年去,或者是,一輩子去一次。它有可能是你尋求平靜的小屋;是生命中轉彎的牆角;遇見初愛的花園;還是可以安眠的沙發。

note_thailand_5_3

2006年 Lo Cha Cha Together!

2006 的耶誕節對我來說很不同,我在泰國,並不是為了感受異國氣氛,而是跟著醫院去義診……。

十二月十九日,一如往常的早起,只是今天不是要去上班,是我已經期待一、兩個月的泰北義診。在前往機場的車上,韋牧師、秀寬姐叮嚀著我們要注意的事情,就這樣,為期七天的義診行程正式開始。

回想起四年前剛進馬偕的時候,聽到單位裡的學姊要自費自假去泰北義診,心裡還暗自嘀咕著「去義診還要出錢喔?以後我才不會報名!」後來唸了書,選擇不同於之前的公共衛生,所接觸的老師剛好是以扶貧濟弱理念為國際衛生的宗旨,也因此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生活困苦的人需要幫助。

note_thailand_4_2

施比受更有福

這次去阿卡讓我回想起近十年前,當王貞乃宣教師即將被總會差派至阿卡宣教時,因王宣教師兼具護理與神學訓練背景,為肩負總會醫療傳道使命的最佳人選,我也因此被賦予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就是如何將一名護士訓練成醫師。護士跟醫師最大的不同,在於醫師需要懂得如何診斷,作疾病評估與傷害評估。當時我便一直跟王宣教師強調她必須拋棄過去的自己,重新以嶄新的方式思考、反應、評估,由 follow order 的心態,改為先診斷,進行醫療處置,再開始衛生教育,才能承擔起這份新的責任。

轉動地球儀 – 吉里巴斯與斐濟醫療外交之行

文章一開始,為了讓大家對描述情景有正確的想像,對於吉里巴斯與斐濟的世界地理位置要有正確的認識,首先,它們位於南太平洋,不是非洲,其次它們是兩個國家,並非同一個國家,兩者之間飛程約需 3.5 小時。

散列在廣大太平洋上的大小島嶼,可說是世界上風光最旖妮、人種最熱情的海域。南太平洋一般指的是赤道與南回歸線之間的海域,其上的群島是世界上地理最複雜的地區,80% 人種是有土著血統的混血種,若以種族及文化習俗的特性來區分,這些島嶼可概分為三大群落 ─ 玻里尼西亞、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其自然習俗也許有類似的一面,但因歷史背景的不同,文化差異很大,社會特徵也大不相同。以下帶您進入認識這個少有人知的國家吉里巴斯及義診情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