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_thailand_8_1

再見阿卡

自本院開始關懷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工作以來,至今已經 10 年了。在這期間,多批的院內同工先後前往該地區,關心和體驗泰北阿卡部落的生活及分享他們那種樂天知命的人生觀。事實上可以說:「施比受更有福」,因為我們所得到的遠比付出的還要多更多。本人第一次參加泰北阿卡部落的醫療短宣和這一次相差已經十年。這不是很短的歲月,因此在時空的轉變下,泰北的各種變化也是可以預期的。

note_thailand_6_2

阿卡之行 – 神秘花園

每個人都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神祕花園,可能是巷口轉角的咖啡廳;是巴黎塞納河上的小橋;祕魯亞馬遜河的獨木舟;或者是印度喜瑪恰爾邦的西北山區達蘭薩拉藏傳佛教勝地。你有可能每天去,每年去,或者是,一輩子去一次。它有可能是你尋求平靜的小屋;是生命中轉彎的牆角;遇見初愛的花園;還是可以安眠的沙發。

note_thailand_5_3

2006年 Lo Cha Cha Together!

2006 的耶誕節對我來說很不同,我在泰國,並不是為了感受異國氣氛,而是跟著醫院去義診……。

十二月十九日,一如往常的早起,只是今天不是要去上班,是我已經期待一、兩個月的泰北義診。在前往機場的車上,韋牧師、秀寬姐叮嚀著我們要注意的事情,就這樣,為期七天的義診行程正式開始。

回想起四年前剛進馬偕的時候,聽到單位裡的學姊要自費自假去泰北義診,心裡還暗自嘀咕著「去義診還要出錢喔?以後我才不會報名!」後來唸了書,選擇不同於之前的公共衛生,所接觸的老師剛好是以扶貧濟弱理念為國際衛生的宗旨,也因此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生活困苦的人需要幫助。

note_thailand_4_2

施比受更有福

這次去阿卡讓我回想起近十年前,當王貞乃宣教師即將被總會差派至阿卡宣教時,因王宣教師兼具護理與神學訓練背景,為肩負總會醫療傳道使命的最佳人選,我也因此被賦予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就是如何將一名護士訓練成醫師。護士跟醫師最大的不同,在於醫師需要懂得如何診斷,作疾病評估與傷害評估。當時我便一直跟王宣教師強調她必須拋棄過去的自己,重新以嶄新的方式思考、反應、評估,由 follow order 的心態,改為先診斷,進行醫療處置,再開始衛生教育,才能承擔起這份新的責任。

note_thailand_3_3

泰北阿卡短宣經驗分享

近年來,泰國經濟起飛,完全顛覆十年前我去泰國的印象。在城市,處處繁榮景象,但城鄉差距大,以這次途經泰國清盛市,進入我們要服事的阿卡族人居住地,山下都市繁華的景象,與山上阿卡族人居住的環境真是天壤之別。泰北阿卡族是大陸雲南山區輾轉遷徙至泰緬邊界定居的少數民族,其居住地點在泰國與緬甸兩國交界處的「三不管地帶」,該地俗稱「金三角」,他們雖然生活在泰國的境內,卻不被泰國政府視為泰國的人民,是一群無國籍、幾乎被世人遺棄的少數民族,本院效法馬偕博士來台灣宣教的模式,自 1997 年開始推動海外宣教工作,1999 年 3 月 9 日差派王貞乃牧師至泰北阿卡族,做「跨文化偏遠地區」的醫療宣教工作,自此,赴泰北阿卡醫療短宣成為醫院年度要事,筆者於去年親自赴泰北,除了將醫療帶到當地,及再次評估阿卡族人的需要外,更期望能落實馬偕醫院醫療宣教的使命。

note_thailand_photo_2

與主同行苦路

2005 年的受難日對我而言意義非凡,經歷意外發現腦中腫瘤、所屬教會的變動……等,如同陶器破碎後再被重塑一般,身心靈重新被耶穌恩手再造,想不到以一個全新心靈再次體會耶穌的受難,其感受竟是如此震撼,願與大家分享。

「你真偉大,何等偉大」,聖歌隊磅礡的歌聲唱出我的心聲,但「偉大」兩個字對我而言不夠形容天父的全能。人的言語何等簡陋,它無法表達耶穌犧牲的愛,無法述說天父上帝的權能,亦無法形容我對全能君王的仰望。

感動-記泰北之行心靈饗宴

「我的百姓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我要打發你去……將我的百姓……領出來。」出埃及記三章7-10

前往神秘泰北

一月廿三日協同院內兩位主管,由台北啟程前往泰國,代表醫院參加國外宣教的兩場盛會。傍晚,坐在號稱全世界腹地最大的蘇汪那蓬Suvarnabhum國際機場等待轉機,想起過去多次來到曼谷,幾乎都是在大城市穿梭參加醫學會議,如今,卻即將拜訪帶著神祕色彩的泰北偏遠區域。